第1553章 重夺藏雾山 一
作者:折白      更新:2020-03-26 07:38      字数:3394
  参谋拿来地图,少典泰确认了大军所处的位置,道:“绕过化开城后就可以连夜举火行军,我们一定可以吓轩辕宿一跳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敌护国军仍在西江附近出没,越来越靠西面,最大的问题是敌特战团行踪诡异……”

  “敌一军团在攻击通安郡,前锋在平沛镇附近……”

  “敌五军团绕过通安郡西面,策应敌一军团的进攻……”

  “敌十军团已越过化开城,一直没有停留攻击敌方,似乎有越过州界攻击西海州的打算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越来越多的坏消息传到轩辕宿的指挥部。

  “敌二十二军团和八军团呢?靳曼有什么阴谋?”轩辕宿发现东面战场没有消息。

  “东面敌军全部退守其防线后方,只剩少量斥候在活动。”这些属于参谋认为不重要的情报,被压在文件堆底下。

  轩辕宿站在沙盘前沉思。

  在我大本营四面开花,唯独放开东面,引诱我东进?这样的计策太幼稚了吧,还不如直接切断我的粮道。

  想到此处,他的目光落在大本营和藏雾山之间。

  营中物资可用三个月,足够撑到楮魁整军南下,哼!我就与他们干耗着。

  楮魁撤军的事他知道,北路军需要多长时间补充后勤物资他也算得出来,只要大本营不失他坚信能等来援军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后卫到哪了?”丁馗和少典苞刚巡完营,回到中军大帐。

  孔仁回答:“目前八军团距离我们一百多公里,明天就能进入六十公里的安全距离。”

  少典苞问:“五军团现在围攻开衢郡城,动作是不是大了点?”

  开衢郡紧挨着西海州,最南面就是藏雾山的进出口,攻占开衢郡城后随时可以进逼藏雾山。

  “不怕,有五军团掩护敌人发现不了我们和八军团,十军团作势威胁西海州,敌人应该不会想到他们突然掉头南下。”丁馗在跟轩辕宿赌心态。

  此次前去攻打藏雾山的主力是五、八、九、十等四个军团,总共三十多万人马,而且还有一军团和护国军打掩护,十三、十五和二十二军团往北移,保护前线部队的粮道。

  罴王州战区的部队全部出动,就为掩护丁馗攻打藏雾山。

  “五军团在藏雾山受重创,他们最渴望反攻藏雾山,却也最不会引起轩辕宿怀疑。

  皆因大人集齐三大精锐军团,按理不应使用战力较弱的五军团,这叫正战反用。”柳豫替丁馗解释。

  “若您为敌军主帅,遇此局面会怎样想?”孔仁向少典苞请教。

  与精锐军团统帅共事的机会不多,他想知道其他统帅与丁馗的区别。

  少典苞似乎早想过,马上回答:“我会设法吃掉一军团,使五、十军团成为敌后孤军。”

  柳豫点点头,道:“嗯,与大人的想法不谋而合,我认为这是最佳的应对方案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1师团占领平沛镇后得陈裕命令,搜索前进。

  搜索前进与攻击前进不同,需要斥候确定前方敌情后才继续行军。

  斥候发现叛逆18师团的残兵退入封洛城中,附近没有别的敌军,于是郁湖下令出发,推进到封洛城下。

  防御设施完善的城池不是小镇可比的,叛逆18师团尚有兵马近七千,加上临时拼凑的城防军有一万人。

  1师团一边攻城一边修建军营,等待中军的支援。

  两军近日交战过,了解对方的实力,再打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分胜负的。

  郁湖没有急于攻占封洛城,拿出攻城器械逐个消耗城防,其中有最新改造的牛角犁车。

  牛角犁车由冲车改造而来,增加了牛角犁头和车轮、车架,可由四匹战马提供动力,最适合铲除路障。

  这种改造受丁馗的铁滑车所启发,墨具研发出来的技术,如今墨具和青阳梓分别进入装备部和农工部任职,他们找到合适的岗位大展拳脚。

  1师团使用的投石机跟普通的也不太一样,在拉杆末端增加了强力的兽筋,弹射力增加了一倍,现在射程不比城墙上的投石机短,还可能更长。

  即便如此,封洛城下激战了一天,1师团依然没有攻上城墙或打破城门,叛逆18师团借助城防优势与他们打成平手。

  入夜,师团参谋前来提醒:“大人,此地距离叛军大本营不远,我们应该小心敌军前来趁夜偷营。”

  郁湖捏了捏手中的纸张,道:“一整天了,还没有援军的消息吗?”

  “陈大人给援军的命令是明天黄昏前抵达,今天不来也不奇怪。”

  “嗯,撤回南面的斥候,东西两侧仅留暗哨便可。”郁湖的命令与参谋的建议相反。

  “大人……”

  郁湖抬手阻止参谋:“今晚巡营部队加倍,所有官兵枕甲而睡。”

  事后他发现自己的命令错了一个字。

  是夜天空布满乌云,原本稀疏的星光彻底看不见了,军营外漆黑一片,守夜士兵丢出的火把仅能照亮方圆数米之地。

  郁湖漫步走到自己的将旗下,抬头盯着迎风飘舞的旗帜,口中念道:“东北风啊,一旦下雨,敌军踩着雨点而来,那我们是听不见看不着啊。”

  “来人,取我的枪来。”

  话音刚落,一颗水珠砸到他头盔上。

  亲兵取来长枪,还拿着雨具,地面已有一半是水斑。

  “什么时候了,淋点雨就当洗澡啦。”郁湖单手提着长枪,迈大步走向前营。

  来到前营,雨势愈发大了起来,守夜士兵正忙着给火盆加雨罩,岗楼上的哨兵也将火把移进雨棚底下。

  军营有雨夜的规则,训练有素的1师团没有让军营陷入黑暗,不过军营之外能监测的范围缩小很多。

  “大人,请放心,属下绝不敢松懈。”

  一名大队长跑来郁湖身边。

  “嘘!”郁湖右手食指竖在嘴前。

  他低头盯着一滩水:“伞来!”挥手招呼亲兵。

  “不是我,遮住那!”他拨开亲兵,指着那滩水。

  亲兵醒悟,打伞遮住地面的水洼。

  “有震动,注意!”郁湖忽然大声叫起来。

  也就在此时,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哨声。

  咻咻咻,转眼之间,密集的箭支射入军营。

  “敌袭!响锣!”郁湖转动长枪,一片枪影挡在身前,身上随即亮起暗红色的斗气铠甲。

  夜间警报用锣,因为方便,任何人都能敲响,能够接力传遍整个军营,唤醒睡梦中的官兵。

  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偷袭的敌人可能早就埋伏在附近,趁着下雨发动进攻,又或者是正好踏着雨点而来,其主将有熟知天文的本事。

  郁湖的运气不算太坏,抢在敌军袭击前发现不妥,及时提醒了守夜的士兵。

  营外的哨兵应该凶多吉少了,但营内的哨兵抵挡住敌军第一波偷袭,只有少数几个倒霉鬼死在强力的弓箭手箭下。

  将士们被锣声惊醒,急忙拿出枕下的铠甲,给自己套上绑紧。如果郁湖的命令是着甲而睡,就能缩短士兵们的反应时间,更早地进入防御阵地。

  “放拍板!”郁湖射出几道枪芒,切断几根绳索,营墙上落下嵌钉的拍板,砸到墙角下敌人的头顶。

  营外出现越来越多的敌人,营墙很快被砸出破洞。

  “纳命来!”一壮汉钻出洞,高举铁棒冲向郁湖。

  只见两道寒光闪过,铁棒断成两截,壮汉脖子上喷……

  郁湖身前出现一名手持双刀的亲兵。

  “老四,你守在这,我去营门那边。”他拍拍亲兵的后背,然后提枪就跑。

  他一边跑一边喊:“三大队组织第二道防线!四大队看紧两翼!”

  营内空地开始集结起上百人的队伍,有入睡的部队转入战斗状态。

  军营南门的战斗异常激烈,大门已经破烂不堪,负责把守大门的两个中队与敌军混战到一起。如果不是郁湖下令加倍,恐怕营门附近站着的都是敌军了。

  “能动的跟我冲啊!”郁湖高叫着杀进纷乱的战场。

  在师团长的带动下,守军一个反扑夺回营门的控制权。

  咻咻咻,密集箭雨再次射来,中间还夹杂了斗气刃和魔法。

  “玛德!移板在门后二十米竖闸墙!”郁湖只能护住自己和附近的人,手脚慢一点的士兵纷纷中箭、中招倒下。

  偷袭的敌军有准备,而且兵力也不少,光是营门外的远程攻击部队就不下一千人,算上以中队为单位冲击军营的部队,起码一个师团起步。

  若以军阵对垒郁湖不至于如此狼狈,但偷袭战打的就是你没有准备。

  营门是守不住了,郁湖下令退守第二道防线。

  五百重甲步兵用可移动挡板组成一道临时闸门,堵在军营南门后方。

  “放箭!”无数火光后方传来师团参谋的声音。

  上千支火箭飞上空中。

  参谋在第二道防线后方组织好弓箭兵阵地。

  郁湖头也不回地喊:“好样的!”

  己方弓箭兵登场,就不用被敌军的弓箭兵压制,他能更从容地组织防御,甚至可以在局部发动反击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下雨了。”习秀抹了一把头盔,“传令,全军出发!”